首页 如何超度婴灵

福建必去的三大寺庙是什么,贤惠妻子怀孕后性格大变,大夫诊断后吓冒冷汗:

2024-07-04 本文已影响 467人  未知

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空山微雨|禁止转载

1

我因为具有旁人没有的本事,所以随着师父云游四方,每当接下一桩大生意,师父便会请我去吃些平日里吃不到的东西,比如食乐居的招牌菜——蒜香鲤鱼。

只是最近师父很少接到大宅大户的委托,我也就好久没有吃到过好东西了。

“师父,我们好久没去食乐居吃饭了。”这天清早我凑到师父旁边提醒道。

正在打坐的师父睁开眼看了看我,干脆地丢给我几个字:“为师没钱。”

我叹了口气,看来今天又得吃粥和咸菜了。

正当我想去厨房看看还有什么咸菜时,门口一个年轻的声音传来。

“请问这里是可以化除邪祟吗?”

我心里一喜,向门口看去,见一个衣着甚是讲究的小丫头正站在门口。随后我和师父互相对视了一眼,心照不宣地笑了。

“是的。”我师父淡定地回答道。

“请师父随我走一趟,我家好像来了邪祟。”小丫头一边说着,一边拉着我师父往外走。

我见状赶快收拾了东西跟了上去,心里早已想好了去食乐居要点的菜。

在路上的时候,小丫头已经把家里的情况说了一遍。

小丫头是柳家的丫鬟,柳家家产颇丰,柳老爷就一个儿子名唤子轩。柳子轩相貌英俊,却是败絮其中,家中给他讨了一个漂亮贤惠的媳妇儿,他却还是爱去外面寻花问柳。

头几天柳家儿媳赵如玉被发现有了身孕,柳老爷发了话,柳子轩才开始收敛,不再往那烟花巷子里去了。

话说到这里,其实都无甚奇怪,奇怪的是那个可怜的赵如玉。

赵如玉往日是温柔似水,说话都不敢大声的性子,怀了孩子后,竟然性情大变,不仅打骂下人,而且对公婆也没了往日的尊敬,柳子轩想要教训她,她竟然拿了刀子说要捅死柳子轩。

“我家夫人一定是中邪了,你们不知道,单是白天还没什么,只是一到了晚上这眼睛就像个黑漆漆的珠子般,一点眼白都看不见。”小丫头说到赵如玉的怪状,不由打了个冷战。似乎那个奇怪的夫人就站在她面前。

我师父听了之后对我说:“这府中怕是有什么恶灵,一会儿可要看仔细了。”

我“嗯”了一声,眼见快要到柳府了,我开始警惕起来。

只是我没想到,才刚刚进了柳府的门,就听见一个尖锐的喊叫声,我和师父闻声看去,见不远处有一个房门正开着,一群下人围在门口。

小丫头喊了一声“夫人”连忙跑了过去。

我和师父也立刻跟了上去。

进了屋子里,见一妇人只穿了一件单衣,披头散发,眼睛瞪得滚圆,鼻孔里不断地喘着粗气,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响声,一双手看得出来很用力地掐在一个下人的脖子上。

想来这个妇人就是赵如玉了。

我盯着赵如玉看了半天,的确看到她身上有浓浓的怨气,但我环顾四周,并没有看到恶鬼的存在。

只是这屋子确实透着奇怪,明明是清晨阳气升发的时候,站在屋子里却还是感觉遍体生寒,好像有一双充满敌意的眼睛在极黑暗无光的地方盯着你看。

我看了看师父,师父似乎也是注意到了不寻常,皱着眉头看着赵如玉的反常行为。

“安神符。”半晌之后师父沉声吩咐道。

我连忙从袋子里找出符来交给师父。

师父走上前,以最快的速度把符贴在赵如玉的印堂穴上,低声念道:“秽物速去。”

赵如玉顿时大喊了一声晕了过去,围在门口的下人连忙把她扶上了床。

见赵如玉睡着之后,从门口进来一位衣着华丽的公子哥,他哆哆嗦嗦地看了一眼床上的赵如玉,小心翼翼地问我师父:“我夫人是不是被鬼附身了?”

想必他就是柳子轩了。

师父摇了摇头:“尚不能确定,这事有蹊跷。”

我连忙又看了看四周,同时走到院子里打量了一番,院子里倒是干净得很,看来邪灵一定就藏在赵如玉的屋子里。

柳子轩像抓住一棵救命稻草一样抓住我师父的手使劲地摇:“还望师父一定要帮一帮在下,要多少银子我柳家都出。”

我觉得师父的老胳膊老腿经不起他这么摇,所以连忙制止他道:“师父会想办法的,请柳公子给我们点时间。”

柳子轩一听又郑重其事地与我师父说了半天话,才“放”我们回去了。

2

在回去的路上,路过食乐居,我看了看门口那个透着浓郁食物香气的牌匾,有些心里没底地问师父:“师父,依您看,咱们还能去食乐居吃饭吗?”

师父白了我一眼喊道:“都要出人命了还想着吃!”

我撇了撇嘴:“有您在怎么会出人命?”

师父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我道:“你有什么想法?”

我摇摇头,只有怨气,没有邪灵,我可从来没遇见过。

师父揉了揉额角:“要是你平时多读些书这次也应该能看出端倪了。”

我眼睛一亮:“难道师父你看出了端倪?”

师父已经懒得骂我,直接给我解释道:“你可知道怨气越重的地方颜色看起来越深?”

我点点头:“最基础的常识我还是有的。”

师父没搭理我继续说:“赵如玉周身虽有怨气,可只有腹部的怨气颜色最深,而四肢颜色则较浅。”

“没什么分别嘛。”我嘀咕道。

“都叫你看仔细一点了。”师父气得在我后脑勺上打了一下。

我吃痛地叫了一声,连忙认错:“我知错了。”

许是挨了打的缘故,我灵光一现,立刻明白过来:“难道和赵如玉的胎有关?”

师父看我的眼神缓和了一些,我知道我猜对了。在我学过的知识中和胎儿有关的邪祟就只有婴灵了。

婴灵,顾名思义就是婴儿化成的邪灵,是堕胎、胎死腹中或刚刚降生就夭折的婴儿的灵魂,因为没有经过好好超度,不能往生,所以怨气极深,留存世间害人。由于婴灵附身于人体是靠被附身人的元气生存,所以被婴灵附身的人会身体虚弱,严重者会精神错乱,就像赵如玉一样。

“难道赵如玉怀的是个鬼胎?”想起赵如玉屋子里森森的凉意,我不禁打了个寒战。

“你猜对一半,赵如玉被婴灵附体了。”我师父肯定地回答我。

“可我并没有看到什么婴灵啊?”

师父叹了口气:“较小的婴灵不易被察觉,只是婴灵附体毕竟不是真的怀孕,在脉象上是不会显现出有孕的,赵如玉既然被告知怀了孩子,所以我怀疑赵如玉是真的怀了孕,同时被婴灵附体了。”

“那婴灵会不会伤害赵如玉的孩子?”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我也有些着急了。

师父却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,但是婴灵一般不会轻易附身在毫不相关的人身上,现在就是要搞清楚赵如玉和这个婴灵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,只有这样才能够从根源上消灭婴灵。”

这不是等于白说吗,赵如玉现在意识都不清楚了,怎么问?

“只好从柳子轩下手了。”我师父缓缓地说道。

我立刻明白我该去一趟柳府了。

我回到柳府的时候赵如玉还在睡着,让我不禁感叹了一番师父安神符的效用。我在院子里找了个凉亭坐下,吩咐下人去叫柳子轩。

柳子轩一看是我,连忙走到我面前抓住我的手问道:“小师父可是想到了解决的办法了?”

我使劲把我的手从柳子轩的手中抽出来,摇摇头道:“还未想到,不过你夫人是被婴灵附体了!”

柳子轩一听脸色瞬间变得煞白:“婴……婴灵?”

他显然不敢相信连未出世的婴儿都能变成厉鬼。

“没错,而且怨气很重。”我补充道。

柳子轩一听,立刻哆哆嗦嗦地说道:“师父请务必救救我,我虽花心,可从不干缺德事,我夫人更是日日待在府中,不知怎么招惹了这么个邪祟,还请师父尽快将它除去。”

我看着柳子轩的表情,他不像是在撒谎,看来指望从他这里探听出消息有点悬了。

既然探听不到消息,我只好告辞,正当我起身要走时,一个家丁突然跑过来在柳子轩面前站定,看了看我,一脸的犹豫不决。

这时柳子轩反应过来开口道:“没事,小师父不是外人。”

我立刻就明白了,这是柳家的家里事,我还是有眼力价的,并不想听他家的八卦,所以打算继续离开。

“玉娘找到了。”

那个家丁只说了这短短五个字,只见柳子轩的神情一下子就变了。我瞬间来了兴趣,把迈出去的一条腿又收了回来。

“玉娘是谁?”我问道。(原题:《婴灵》,作者:空山微雨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公号:dudiangushi,看更多精彩)

没有了 上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点阅读